禮拜五的晚上,我們依然聚在泰坦哥的攝影棚喝酒。本來這在以往是幾乎每個禮拜都會來一次的,但不知為何,或許太忙、或許太幸福,這樣子的時光似乎越來越會變成回憶了。

當然這篇不是來感傷的,只是因為在那天我們發現了一個無聊的小遊戲,而且還一群平均年齡35歲的人(其實我們沒那麼老,只是因為有個40歲的老頭拉高了年齡),玩了一個晚上樂此不彼。

史丹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