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五晚上,我在東區的某家咖啡店寫東西,朋友I先生突然MSN傳來一句話:

「晚上1點半錢櫃唱歌,要不要過來啊?」

「今天晚上1點半?你們也約的太臨時了吧...」→其實我當時想唱歌的意願沒有很高..

「就我上次跟你講的4姊妹啊!他們超搶手的啊!我們約好久都約不到,剛剛終於約到了,J跟L也會去,就差你一個啊!」→I之前有跟我說過那四姊妹超正的,當時說的我挺心動的

「但是..我明天早上要早起,下午也有座談會,你是要搞死我喔...」

「厚..四姊妹耶...很難攻破的耶...你不知道他們超搶手的,很多人追都追不到啊啊!我們好不容易卡到他們的空檔才約的到啊!不要怪我沒跟你說...」→還攻破咧..看來I真的把把妹當成是一場戰爭了

「好啦..讓我想一下啦!」→其實我的內心已經開始在掙扎了..

「想什麼啦!有妹不出來還敢說甚麼熱血啦!有正妹來都不熱血,那你平常喊熱血是喊假的喔...四姊妹耶..很正耶..」→連熱血的搬出來了..雖然我不知道把四姊妹跟熱血有甚麼關係

「好啦好啦..我去啦...」→雖然是假熱血之名,但事實上是因為那四姊妹三個字一直在我腦子裡打轉...

然後快到一點半,我把電腦收起來,一面在猜想那四姊妹有多正,然後滿懷期待的走到了附近的錢櫃,到了門口,沒人,我打了電話給I,他說他跟J在找車位,沒多久他們就過來了。

他們一到我當然就要馬上切入重點。

「四姊妹呢?」→我的語氣應該有帶著一點興奮,我想。

「他們剛剛還在跳舞,應該等一下就會過來了。」

然後我就跟I與J三個站在錢櫃門口等,帶著興奮又期待的心情,等了大約20分鐘。

「啊..怎麼還沒過來,要不要打個電話問一下啊..」→我已經有點不耐煩了

所以I就拿起了電話撥,沒有接。

「靠!沒人接是怎樣啦...」→我已經開始有不祥的預感啦..

「大概夜店真的太吵沒聽到,或是放在包包沒發現電話來吧..」→好心的J連忙緩頰

這個時候已經兩點了,也就是超過約定的時間半個小時了,遲到的L也已經來了

「四姊妹呢?」→看到我們三個人站在錢櫃門口,第一句會劈頭這樣問當然很正常。

「還沒來,也沒接電話」→I有點不好意思的說。

「後..搞屁啊..別鬧了啊!」→L應該也開始覺得不安了...

接下來的半個小時,一直到兩點半,我們四個男生就一直在錢櫃門口猛抽菸罰站,伴隨著隔壁香腸攤的煙霧,感覺起來就好淒涼。而且四個人就有三個人剛好穿著同一家品牌的外套,款式顏色都差不多,搞得就像是個不入流的偶像團體,看起來更他媽的愚蠢。

兩點半,四姊妹還是沒有出現,電話也一直打不通,我們四個傻B已經傻傻的在錢櫃門口罰站了半個小時了,而且我們幾乎已經呈現半放棄的狀態了。

「還是我們自己進去唱?」

我忘了是那個白癡亂發問,我們是四個男的啊!半夜兩點多四個男生這種鐵支的組合去唱歌能有甚麼搞頭啊!你以為是在玩梭哈啊!

「應該不會過來吧...他們應該是在夜店喝掛了吧...還要再等嗎?」→J忍不住這樣問了

「再等一下好了,他們應該等一下就會過來了吧...」→主要召集人I先生還是不想放棄

這個時候,I的手機響起,他接起了手機,我們其他的三人都帶著很期待的眼神在看I講手機。我想我這輩子從沒那麼認真又期待的看著一個男生講手機吧...

接著,I掛掉電話,看到我們三個人在盯著他看,他只搖搖頭的說「不是啦!是我朋友...」,我突然有股好想扁他的衝動。

最後,J跟I又打了一次電話,依然沒人接,到了快三點,我們決定離開了。我們四個在I的車上,起先是哀怨且陳悶的氣氛,接下來就是幹聲連連。

「幹!被俵了啦...下次絕對不要再約他們了啦...」→I先聲奪人,因為這攤是他約的,所以他要先開幹,這樣才不會被我們幹,而且我想那四姊妹如果真那麼正的話,應該也不差我們約吧...

「靠..搞屁啊..我到底是來幹嘛的啊!我明天還要早起咧...」→莫名其妙被拉來罰站的我才覺得冤望啊!

「算了吧...反正以後就不要找他們了啦....」→J可能失望到連罵的力氣都沒了..

最屌的是L,他只默默的說了一段...

「早知道我就不先洗澡了,而且我還把房間整理好了啊!浴室也打掃乾淨了啊!就連廁所的垃圾都倒了耶..」

L果然是心機最重的一個,連後續都想好了啊!只是我還真不知道他為何要強調廁所的垃圾...

回到家,我回想一下今晚發生的事,我突然發現,會這麼慘的原因,是因為這一切原來都是有徵兆的啊!

因為我們四個人的英文名字開頭剛好是S、I、J、L,所以根本就是

Stupid、Idiot、Joke、Loser啊!

我們四個剛好就是笨蛋白癡笑話失敗者啊!

這時候,我終於明白了甚麼叫作冥冥中註定這回事...

所以,我們假熱血之名行把妹之實的周五夜晚就這樣悽涼的結束了。我從本來興趣缺缺,到最後被那傳說中很正又很難攻破的四姊妹所吸引,帶著興奮的心情跑到錢櫃,然後莫名奇妙的在錢櫃門口罰站了將近一個半小時,帶著疲憊的身心回到家。重點是...

我連那四姊妹長甚麼樣子都不知道啊!

我想,這四姊妹會是我這輩子心中永遠的一個謎吧...

如果下次有人問我最近做過甚麼熱血的事,我想我會告訴他,我在周六的凌晨,吹著晚風,跟三個男生在錢櫃門口罰站站了一個多小時,然後一起含著淚回去...真的是淒涼又悲壯的熱血啊!

    全站熱搜

    史丹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