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我跟好友吧蹦一起到永和的一家小pub喝酒,喝完要到師大路續攤,因為天氣冷,吧蹦想坐計程車,而我想省計程車錢所以堅持騎機車過去,一切都是因為這樣開始的。

半夜4點,在師大路喝完後準備回家,機車卻發不動,無奈只好跟吧蹦一起坐計程車回去。下午2點30,我與吧蹦相約前往師大路,並吃完飯,結伴去牽我的機車,吧蹦會跟著我的原因,只是因為他的車停在我們第一家去的永和小pub,等著我發動車子載他去牽車。

我的機車依然發不動,只好就近遷到了一家機車行,雖然他的招牌是寫修機車的,但我總覺得他比較像是修腳踏車的。看似兩光的老闆弄了半天,告訴我是發動的線圈壞掉,要價650。

下午3點30,我們騎著剛修好的車愉快的上路。或許是昨晚跟今天一直都發不動的鬱悶,當我們騎著機車時,心情都愉悅了起來。
「好讚啊!我們終於可以像少年一樣的奔馳了!」我興奮的說著。

然後,車子熄火了。而且才騎到了汀洲路口。我跟吧蹦我跟也只能苦笑。放眼望去,唯一一家有空的機車行,雖然感覺有點陰暗。吧蹦自我安慰的說,這家的招牌是用手寫的,看起來有百年老店的感覺,應該不錯吧。一進去,只有一個看起來在睡午覺的阿伯,或許我們把他吵醒了,他有點意興闌珊的檢查著。

「你這個是電瓶沒電了,而且不能充電,要整個換掉。」
「所以要多少錢?」
「650元」

又是650!我跟這數字還真有緣。換完電池已經4點30,我跟吧蹦又騎上了我的機車,繼續往永和的方向前進。

「這次應該沒問題了吧!」吧蹦有點不安心的問。
「沒問題,你看多麼的孔武有力啊!我們終於可以再像熱血少年一樣的奔馳了啊!」我興奮的加快油門催下去。
「你騎慢一點啦!我只想安穩的到達永和啊!」

然 後,車子又熄火了,我們只騎到了三總。我們應該要哭的,但不知為何兩個人一直在狂笑,或許真的太無奈了。把車牽到附近的機車行,看起來是三家之中最專業的 一家,跟老闆說明了所有發生的經過,老闆把車檢查了一次,然後跟我說,我車會熄火的原因,從頭到尾只是因為一跟管子斷掉。

「所以換管子要多少錢?」
「200元。」

也就是說,我只要換一條200元的管子,我的車就可以自由的奔馳,而不用多花那1300,不用多跑兩家店,不用要從師大到永和,卻花了一整個週末下午的時間。

修完車已經5點30,跟吧蹦兩個小心翼翼的騎著車子,慢慢的經過了永福橋,當我們到達了永和後,內心居然有一絲絲的感動,我從來沒有想過師大到永和居然會這麼的崎嶇難行。

終於,到了永和吧蹦放車的地方,完成了這個下午的最重要使命。

我們討論了一下,一切的起因就在於當時我想省那90塊的計程車錢;算了一算,前晚因機車發不動坐計程車回去,花了150,加上被騙的修車費1300,我為了省90元,而花了1450,這大概就是省小錢花大錢吧!

後來吧蹦告訴我:「我這輩子沒有再一個下午連去了3家機車行,謝謝你帶給我一新的體驗。而且,這樣的時間,我們都可以騎到桃園了。」

何止桃園,都可以到新竹了。當然我要感謝吧蹦可以陪我一個下午,而只是為了要牽他的車,雖然機車行老闆說車子會熄火載他也是一個很大的原因...

最後,希望這些黑心機車行可以早早倒閉,以免再有無辜的人受騙。

    全站熱搜

    史丹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