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失戀的時候,不只自己變的很敏感,週遭的朋友也都會變的比你還敏感。

其實我不是一個喜歡讓人安慰的人,一是在人前我還是盡量會保持正常的樣子,畢竟在大家都在歡樂的場合,你一直裝個家裡會死人的臉真的會很解high;再來是其實朋友要安慰可能也不知要怎樣安慰你,因為我一想到我每次要安慰人時,總是講一些言不及義的話,或是說一些大概10個人有10個人都會說的一樣的話時,我就覺得,其實要安慰人還真的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所以我是典型的人前強顏歡笑,人後珠淚暗彈的人。 

朋友們也都知道我不喜歡讓人安慰,而且太熟的朋友安慰起來也會覺得怪怪的,所以其實他們往往也只是會對你說說簡單的幾句話而已。但即使如此,朋友還是會再出來聚會時偷偷的在觀察你,而對你的行為與談話都是比較敏感一些的。

其中又以泰坦哥最厲害,因為這傢伙平常其實話不多,但都會偷偷的在察言觀色;所以有時候我們在聊天時,我可能只是在發呆想一些無意義的東西,泰坦哥就會很好心的說:「史丹利,幹麻那麼悶啊!不要在想了,喝酒就是要開心啊!」之類的話,雖然感覺很窩心沒錯,但,有時候...

其實我只是在培養便意啊!但我又不好意思這樣說...

不過像泰坦哥這樣還算好的,畢竟朋友間能有這樣簡單卻又不失關心的對話其實是很不錯的,但像我另外一個朋友阿炮前陣子就真的因為太過敏感而讓我笑了很久。

在中秋連假時的某個下午,我因為外出買個東西,但剛好遇到下大雨,所以就想說乾脆就跑到旁邊的星巴克喝個東西並先躲個雨。

然後在我正悠閒的喝咖啡並看雜誌的時候,阿炮打了電話過來。

「史丹利,你在幹麻?」←朋友間通話典型的開頭,不知為什麼大家都會這樣問...

「我在星巴克啊!怎樣?」←很老實的回答

「你在星巴克?你在星巴克幹啊?」←真的會有人喜歡這樣問,但就跟你說再星巴克了,不是喝咖啡,難道是在那邊吃雞排嗎?

「沒啊!我在等雨停啊!」←同樣很老實的回答

然後阿炮就講了一句超經典的話: 

「靠!剛分手就有新的妹可以約了喔!看來你走出來囉!恭喜啊!」

我楞了一下,然後就開始狂笑。

因為他把"雨停"當作是一個女生的名字啊! 

所以,失戀的時候,不只自己變的很敏感,週遭的朋友也都會變的比你還敏感的。

但阿炮未免也太敏感了一些就是了...

 

    全站熱搜

    史丹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