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哪一天發現你的朋友或是另一半的爸爸是已經落網的殺人犯,那你還會跟他們往來嗎?

 

『不知道就好的事』與『忒修斯之船』,剛好之前一季這兩部的日劇都有在探討這個主題。

 

 

ogp.jpg

 

 

『忒修斯之船』的主角在他還沒出世時,他爸爸就因為殺人被捕,他從小的記憶就是媽媽一直帶著三個小孩搬家躲媒體,不然就是被附近鄰居發現而遭潑漆或辱罵,即使他們什麼事都沒做,卻一輩子都要躲躲藏藏的。

 

ogp2.png

 

至於『不知道就好的事』更誇張,女主角吉高由里子的男友跟她求婚,但她卻發現自己從未見過面的爸爸是殺人犯,男友得知這個消息後,在求完婚的第二天,就跟她分手了。

 

理由是因為他想要生小孩,但無法忍受自己的小孩留著殺人犯的血液,我當下覺得那個男的還真是個人渣。

 

日本這樣的狀況真的很難想像,2009年的日本電影「誰來守護我」就是在描寫這樣的情況,一個少年殺了人了,那個家庭裡就來了一堆警察與區公所人員。區公所人員來的目的是,現場建議少年的媽媽快點辦離婚而改回舊姓以保護自己。

 

但其實也沒什麼用,因為佐藤浩市飾演的刑警,他在那個案件的工作就是,保護那個少年的妹妹。

 

因為媒體會追,就算媒體不想追了,還有網路上的公審,大家紛紛交換情報的在網路上公布妹妹現在在哪,總是會有自以為正義的人來偷拍放上網揶揄或是謾罵,只是因為他哥哥殺人了。

 

大概就是這樣的情形,看了越多真的越難以理解。或許你會以為這是日劇,但真實卻是更加的慘忍。

 

日本發生於1998年的和歌山毒咖哩事件,一個夏日祭典的咖哩被放入砒霜,導致四人死亡67人受傷,沒多久後嫌犯林真須美就被逮捕了,而當然並不是逮捕了之後就沒事了。

 

嫌犯的家被塗鴉噴漆是習以為常,而隔兩年他們家直接遭到縱火焚毀了。她的四個分別是國中與國小的兒子被送到保護設施,對事件一無所知的他們卻要承受周遭異樣的眼光,酸言酸語還算幸運,暴力欺壓也是不間斷,長子甚至還被保護設施的員工性虐待,而他們就是在這樣的欺壓與社會的歧視下長大,一輩子都要背著這樣的陰影。

 

只是因為他們的母親是殺人犯,他們卻要一輩子的承受,這看似不公平的事,卻是真實發生的。至於林真須美是不是真的有犯罪這又是另外一回事了,有興趣的可以去搜尋「和歌山毒咖哩事件」看看事件的始末。

 

1_BJu8Ti7al6yAeIMRm0eYAA.jpeg

在「加害人家屬」這本書裡有提到,在日本,兇手的家屬是沒有歡喜與悲傷的權力,就算隱姓埋名搬到陌生的地方,也隨時都會有被認出來的壓力,他們的生活因此而大亂,工作與人生都因此而停擺。

 

例如書裡面提到一段,某個代駕司機因為姊姊是殺人犯,即使他是一個良好公民,在載客時還是會被客人拿著手機的螢幕比對他的臉說,你是XX殺人犯的弟弟吧?而他也只能無奈地苦笑,卻反而被客人說「這時候你應該不是要笑吧?」,就這樣,因為遇到太多客人這樣的騷擾,他不得已的也只好辭掉工作。

 

這樣的日子在日本不勝枚舉,我很慶幸台灣似乎還沒有那麼的嚴重。

 

你可以譴責犯罪者,但為何要連他什麼事都沒做的家人一起譴責與辱罵?為何要牽連到無辜的家屬呢?這已經是個公然的集體歧視,而且還是舉著正義大旗、自以為充滿道德的歧視。

 

我可以很肯定地說,如果現在我的另一半或是我朋友的爸爸是殺人犯,那也無損我們的關係與感情,因為我知道那是他爸的事,而不關他的事,這我可以分得清楚,但我想這社會無法分得清楚的還是大有人在的。

 

這世上沒有人會自願成為犯罪者的家屬,不要用異樣的眼光看待無辜犯罪者的家屬,要怪罪別人很容易,要展現寬容卻沒那麼簡單,但還是可以盡力去試試看。

 

這是看日劇教我的事,也希望這樣的歧視可以更快地消失。

    全站熱搜

    史丹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